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58章白艳妮的xxxx凌辱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被吊绑住的高洁,嘴里发出呜呜呜地呻吟,双腿被捆绑保持一个菱形,尿液从尿眼一滴滴地滴在自己的脚上,在流入挂在脚上的桶里。www.83kxs.com

尿液越来越多,重量的加大使得高洁的双腿愈发地痛苦,可是无法挣扎开,越挣扎,被吊住的xx身体反而更加痛苦,肉色裤袜包裹的美腿不住地颤抖,撕开的裆部露出鲜红的xx和仅剩下根部的耻毛。高洁只能在空中保持着这个耻辱且凄美的姿势。

还有两天,熬过去,我就自由了!

高洁不得不如此来鼓励自己,努力做出坚强的样子。

吕新却没有继续凌辱高洁。将高洁绑好后,蹲在白艳妮的身旁。穿着白色开裆裤袜的白艳妮,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。成熟的身体一丝不挂,只有白色的开裆连裤丝袜让美腿雪白无暇。

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从塞口球堵住的嘴里,白艳妮只能发出呜呜呜地呻吟。没有吕新的许可,白艳妮只能低着头,听到脚步声,感觉到吕新走到自己身旁。

吕新取下了白艳妮的塞口球。

“啪!”

白艳妮的屁股被吕新重重打了一巴掌!

“啊……”

白艳妮娇呼一声,雪白丰满的xx下垂中来回晃动起来。

“刚才你给高洁喂奶时,很沉醉啊!”

吕新摸着白艳妮翘起的美臀,笑着说。

说到这话,高洁和白艳妮同时脸红了。高洁羞辱的脸红,而白艳妮被女人吸住了奶头,吸力过程中,真的是感到了快感。白艳妮红着脸,没好意思开口,只是轻轻地支吾。

“啪!”

白艳妮的屁股又挨了一巴掌。

“回答主人,要说实话,要大声说实话!”

吕新故作生气道。

接着,吕新又凑在白艳妮耳旁小声说:“想想你的莎莎,你知道该怎么回答的。”

白艳妮突然全身一抖,颤颤地说道:“主人,是的,主人,艳妮被高洁吸住奶头时,真的很舒服!”

高洁呜呜两声,表示抗议。可是吕新没有理会她,继续摸着白艳妮的翘臀,还时不时地触摸下她的菊花蕾:“既然艳妮很舒服,我就让你快乐一番。算算看,自从这几个女奴进入我的管辖,艳妮帮我打理家务,操你的时间却少了。是不是感到很饥渴,想我操你啊!”

“是的,主人,艳妮想要被操!”

白艳妮心知肚明,要想少吃苦头,只能顺着吕新的话说下去,让他满意。

“嗯,好艳妮,都说女人四十,如狼似虎,你这正是发骚发浪的年龄,不喂饱你,你会很难受的!来,先给你捆绑起来,让你好好过过瘾。”

吕新笑着说。

白艳妮扭了扭屁股,小声问道:“还要捆绑吗,艳妮一定听话,不会反抗的。”

吕新当然不会听白艳妮了,他让白艳妮跪在地上,接着便捆绑起来:“别害怕,艳妮,我捆上你,是为了让你更过瘾。一会儿,你会发疯般地快乐!”

白艳妮为了莎莎,当然也不敢反抗,只能任由吕新将自己的双手,戴上白色丝质长袖手套后,扭到身后紧紧地捆绑。吕新绑住了白艳妮的双手,接着开始将她的双腿,分别小腿紧贴大腿,然后脚踝和大腿处紧紧束缚。这样,白艳妮的双腿没有捆绑在一起,却是大腿

紧贴小腿捆绑,无法伸直,只能跪在地上了。

“来,喝下这瓶水。这水用了营养品,就是高洁xx内用的那种,好东西。”

吕新脸上留着淫邪的笑容,强迫白艳妮喝下了一瓶矿泉水,加了药的矿泉水。

白艳妮早就习惯了服用春药,然后被吕新肆意地凌辱。女警官此时只能闭着眼睛,将整瓶水慢慢喝下去。

“这种药,宇文轩给我时,说过有两部分:A是春药,就是你喝下去的;B嘛,就是这个!”

吕新扬了扬手里的一支灰色软管,如同男士洁面乳的管子。

“宇文轩搞出这个东西没多久,连名字都没起,他临时叫这是性饥渴催化剂。单独使用,一点效果都没有。可是,女人如果已经服用了A催情药,这催化剂,无论内服还是外敷,只要一点,立马见效。”

吕新说着,挤出了少许,抹在了白艳妮露出的xx上。

跪在地上的白艳妮,此时也感到了恐惧,被涂抹了催化剂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默默地跪在地上,等待着药效的到来。

吕新抹了药后,来到高洁面前。被吊绑的高洁,害怕他给自己也抹上催化剂,不禁呜呜呜地呻吟着,娇躯努力向后挺,躲开吕新的手指。

“别怕,别怕,对于你,我要让你心甘情愿地趴下求我操你,那样才有成就感。今天不会给你用催化剂,可是如果你一直不听话,我还是会考虑在你的xx上,用着这个的!”

吕新说,只是捏了捏高洁被交叉捆绑的肉丝嫩足,丝袜上已经浸透了尿液,滴下来的尿液在脚上,丝袜已经吸不住,只能让尿液滑过玉足,滴到桶里。swisen.com

“尿水可真旺盛,这都半桶了。这么一夜下来,可别弄脏了我的地板!否则让你给我打扫卫生啊!”

吕新继续打趣羞辱高洁。高洁则任由他轻薄,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,不理会他的挑逗。

“主人……嗯……主人……”

白艳妮轻声呻吟起来,身体也开始扭动起来,催化剂已经生效了!

吕新暗喜,宇文轩这小子果然没有骗我,这催化剂果真厉害,才喝下去的催情药,上了点催化剂就起作用了。

白艳妮俏脸绯红,身体扭动中流出一种成熟的xx诱惑。

“想我操你吗?”

吕新蹲下,看着已经翻倒在地上,侧身躺着的白艳妮,笑着问道。

白艳妮哪里还顾得上羞耻,呻吟中娇羞道:“主人,主人,快点操我。我身体好热,快点操我吧!”

此时的白艳妮身体明显有了变化,皮肤由过去的白皙泛起了一层绯红的光泽,这是体温上升的效果。高洁看着捆作一团的白艳妮,在地上扭来扭去,发红的身体,自己也不住地恐惧发抖。若是自己被用了催化剂,是否能扛得住巨大的xx,不让自己xx于吕新呢?

白艳妮只觉得灼热难耐,全身发烧一般,皮肤上泛出了细细的汗珠,虽然xx着娇躯,仍感到燥热,尤其是捆绑住的白色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,那丝袜本来是轻薄透气的天鹅绒材质,现在却感觉是又厚又不透气,让自己的双腿更加的燥热。

这是xx的刺激,自己现在无比的饥渴!

白艳妮很清楚春药给自己带来的效果,对于吕新,白艳妮渐渐地失去了羞耻之心,已经如同木偶一般,主人让自己做什么,自己已经不会去抵抗而是去照做,更何况被吕新凌辱时,白艳妮真的是感到了性的满足。

白艳妮自动分开了捆绑小腿大腿的的双腿,露出自己的性器:“主人,求求你,快来操我吧!”

吕新就像玩弄地上的玩具一般,摸着白艳妮已经坚挺的xx,猥琐地笑着说:“艳妮,为什么要我操你。不舒服吗?”

被吕新揉捏着自己的xx,白艳妮娇嗔不断:“舒服,很舒服,可是我的下面好空虚,需要主人的xx。”

吕新很开心地捏住白艳妮的xx,硬拉着她直起身体,跪在地上:“想要主人的xx插你,你是不是很xx,希望主人操你啊?”

白艳妮心中不住地悲哀,42岁的熟女被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如此猥亵,肆意的侮辱,但自己还要配合着说话,才能被xx。女警官只能屈辱地说:“是的,白艳妮是个xx的女人,白艳妮渴望主人奸淫自己,插自己!”

白艳妮心中很明白,处于性奴的位置,自己当然是下贱的,不这么说,不这么羞辱自己,吕新是不会操自己的。而自己的性器,已经如同蚂蚁爬行咬噬一般,瘙痒难耐。白艳妮现在只能是乞求吕新来凌辱自己,在内心,她不住地安慰自己,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女儿,

为了莎莎,自己无论如何,都是值得的!

吕新把右手中指插进了白艳妮的xx,笑着说:“艳妮的xx已经很敏感了,里面湿得不成样子了,来,舔干净,我就操你!”

被吕新的手指插入,白艳妮立刻xx一声,也顾不得在高洁面前是否羞辱了。

下体的浪水一经手指触摸,立刻分泌出来,很快沾满在吕新的中指上。多余的xx也不断地从白艳妮的性器涌出,滴落在地板上。白艳妮此时心里只想着让吕新来操自己。看到吕新的手指,立刻乖乖张开嘴,舔舐起自己的xx。从自己性器分泌出的xx,有着腥臊气,还

有这熟女体液的特有香气,进入嘴里,唤起了白艳妮原始的野性。白艳妮此时眼睛里已经泛起了红色的血丝,如同发情的母兽,不由自主地扭到着娇躯,下体一前一后地来回晃动着,渴求着吕新xx的插入。

“主人,操我,求求你快点操我吧,我受不了了,真的受不了了!”

白艳妮几乎要哭出来了,这样的熟女警官,发情后母狗一般的渴望被奸淫。高洁看着眼里,身体都泛出了鸡皮疙瘩。吕新也感到惊异,白艳妮被操了那么久,第一次如此饥渴,如此屈辱,如此下贱。

如同犯病一样,又像是毒瘾发作,白艳妮的口水顺着嘴角都流了出来,含糊不清地呻吟着:“主人操我,主人操我……”

吕新不禁赞叹宇文轩春药的厉害,按下白艳妮的头,说道:“你把我的地板都弄脏了,把地上你流出来的xx舔干净,不然我可不操你!”

此时,不和自己xx,对于白艳妮如同死亡预言一样可怕,不用吕新按,白艳妮自己就低下了头。由于捆绑着身体,白艳妮失去平衡趴在了地上,已经丰满起来的xx被身体压得好痛,可是白艳妮顾不上痛楚,立刻舔起地上的xx,悉数吸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